smart ngo 首页 项目 扶贫救灾 查看内容

“流氓天气”下的找水生活

2012-5-17 15: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43| 评论: 0

摘要:   旱情播报  记者日前从云南省气象局获悉:目前云南已有112个气象监测站点出现气象干旱,其中重旱60个、特旱9个。  据介绍,未来7天,云南大部分地区仍将维持晴空少云的天气。由于近期仍无明显降水,气象干旱 ...
分享到:
  旱情播报

  记者日前从云南省气象局获悉:目前云南已有112个气象监测站点出现气象干旱,其中重旱60个、特旱9个。

  据介绍,未来7天,云南大部分地区仍将维持晴空少云的天气。由于近期仍无明显降水,气象干旱将持续发展。

  云南省民政厅报告,干旱已造成昭通、曲靖、昆明、楚雄等13州市91县(市、区)631.83万人受灾,242.76万人出现不同程度饮水困难;造成大春农作物受灾651.08千公顷,成灾376.17千公顷、绝收62.48千公顷;因灾造成全省需救助人口231.38万人;全省直接经济损失23.42亿元,其中农业损失22.19亿元。

  针对持续发展的旱情,17日9时,国家减灾委、民政部启动国家四级救灾应急响应,派出工作组赶赴灾区。此前,云南省减灾委办公室、省民政厅已启动三级救灾应急响应,先后派出8个工作组赶赴灾区开展抗旱救灾工作。云南省委、省政府强调,全省各旱区要把抗旱保供水工作作为当前全局工作的第一位任务。楚雄彝族自治州大姚县、昆明安宁等受旱各地也积极行动起来,抗旱自救。《人民日报》

  沾益,给干枯的土地浇水

  宣威,田里备耕。

  在村里,每家都挖有一个小洞,里面会渗出一些水来,每家都非常珍惜这水,派人守着。

  师宗,铺设管道。

  情人节这天,曲靖市委宣传部部长何华深夜转发这样一条微博:“不以降雪为目的的降温都是耍流氓。”从曲靖近期的天气情况看,这条信息显然挠到了他的痒处。据了解,由于连续的干旱,曲靖全市河道断流50条、水库干涸89座、机电井出水不足88眼,库塘蓄水比往年同期少45%,不仅生产用水难以保证,广大山区农村、部分县城居民用水已经出现困难。

  何华转发微博的同时如此回复:我们这旱情一天天加重,这流氓耍的更甚,并在最后附上一张“愤怒”的表情。

  据云南省民政厅消息,持续干旱已造成全省631.83万人受灾,饮水困难人口242.76万人,其中生活困难需政府救助人口231.38万人,饮水困难大牲畜155.45万头。

  曲靖作为云南的重旱区,有超过40万人、近30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在持续“流氓天气”的影响下,部分偏远山区的居民已经进行了半年多的“找水”生活,从村口的浑浊池塘到几公里外的将要见底的水库,孔家村甚至上演真实版“愚公寻水”的故事……找水已经成为了他们每天最主要的事情。

  除了村民忙碌于找水之外,曲靖国土资源局也成立了地下找水突击行动指挥部。政府部门同时开始了送水、引水、保水的行动。曲靖市27件省级立项支持的抗旱应急增蓄重点项目已全部开工,预计今年3月31日前可全部实现通水。

  持续的“流氓”天气

  2月16日,曲靖迎来了降温天气,孔家村的一村民似乎见惯了老天的这种伎俩,头也不抬地回答:“这个时候不会下雨。”正如该村民所说,天气预报亦预测,曲靖地区虽然迎来降温,但并无有效降雨。这就是曲靖市委宣传部何华所说的“流氓天气”。

  在云南,这样的“流氓天气”已经造成了连续三年的干旱。

  据云南省民政厅报告,截至2月16日10时,持续干旱已造成曲靖、楚雄、文山、昭通、大理、临沧等13州市91个县(市、区)631.83万人受灾,饮水困难人口242.76万人,其中生活困难需政府救助人口231.38万人,饮水困难大牲畜155.45万头。

  曲靖作为云南的重旱区,大旱带来的影响更加明显。据曲靖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统计,曲靖全市河道断流50条、水库干涸89座、机电井出水不足88眼,库塘蓄水3.81亿立方米,比历年同期少45%,不仅生产用水难以保证,而且广大山区农村、部分县城居民生活用水也较为困难。虽然采取了各种应对措施,但截至2月13日,仍有43.84万人、28.19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

  从当地的经验估测,今年的干旱才刚刚开始。“差不多要到5月下旬才会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降雨。”宣威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这意味着还要等将近3个月,在这三个月内,旱情将日益加剧,“20天之后,人畜饮水问题将大面积显现。”

  在沾益县大坡乡土桥村委会,饮水困难早已出现,10岁的田春勇和11岁的田沉甚至想不起自己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土桥下村村旁干裂的水库库底已经找不到一滴水,唯有散落的贝壳证明这里曾经蓄存着村民的希望。
  6岁的李丹并没有意识到干枯的水库给全家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变化,一个人在库底捡贝壳玩耍,很快就塞满了双手。父亲李自宝害怕女儿掉进库底那些超过一米深的裂缝,一直跟着李丹。偌大的水库从彻底干涸那天起就少有人来,李丹和爸爸一前一后,一个笑靥如花,一个愁容不展。

  从去年开始,孔家村的村民就识破了老天爷的“流氓”行为,他们开始试图自己解决问题——把水源引到村子里。直到如今,这一工程尚未完成,而他们寻找水源的足迹已经扩大到方圆5公里的范围。

  师宗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黎双全说,去年全县在水利方面投入很大,“干旱地区每户村民家里都有两个水窖,但是天不下雨,水窖都没有蓄满水。”

  和小水窖一样,很多去年完成的水库扩容、水渠等水利工程均是打出了一记重重的空拳,在去年降雨量只有往年一半的情况下,这些被动的设施都不足以解决旱情。

  坝塘干涸,村民7公里外拉水

  10岁的田春勇把自己的整个手臂和半个脑袋一起伸进了井口内,在停顿几秒钟之后,拉上来一个水桶,里面只有一捧浑水,倒进了井边另一只水桶里,然后田春勇盯着井底,等待几分钟后,井底再次渗出一捧浑水……

  田春勇的妈妈说,儿子已经在这儿守了3个多小时,总共还没有打上来一桶水。

  土桥村委会主任田家祥说,田春勇一家所在的六角冲小组从去年九月就开始四处找水,现在村民从7公里外的水库里拉水来解决人畜饮水问题,而缺少马车、水桶以及青壮男劳力的家庭则只能像田春勇家一样,靠从村口70年的古井内一点一点的取水,放回家澄清一天后才能使用。

  2010年,云南迎来连续三年大旱的第一年时,土桥村委会的村民因水库水位下降,无法正常取水,分别在长冲村、六角冲村和土桥上村挖了三口浅井,“当时三口井的出水量能够满足村民的生活用水需求。”

  去年,六角冲村小组还用上了自来水,这是当地饮水工程的一部分。

  然而好景不长,从去年九月起,由于连续的干旱使浅井水位下降,六角冲村小组的自来水管道设施成了摆设,从去年10月份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一滴水。村民的找水生活就此开始。

  和六角冲村小组村民一样,土桥下村的李自宝现在每天也要跑到几公里外的兴奋桥水库拉水。“自来水停后,村民一直引用山后的一股泉水,每天要排队才能取水。”李自宝说,山后的泉水从年前就干枯了,现在不得不每天赶马车拉水,一般拉一趟水一上午就过去了。

  吃水成了大问题,李自宝全家五口人全靠他赶车拉水才能保证基本用水,现在已经不可能出去打工,只能在附近帮别人盖房子补贴家用,“连续干旱,庄稼的收成不及往年的一半。”

  对于没有马车的家庭,吃水变得更加困难。

  田春勇的母亲说,儿子一天这样不停地取水,一天也只能取两桶水,但是其他需要在此取水的村民还有很多,“夜里都有人守着,用手电筒照着井底。”

  就在田春勇取水的时候,他的玩伴天辰也赶来取水,为了能让水桶尽量侧倒贴近井底,田沉把家里的大锁挂在水桶的一边。

  除了古井这一村民的公共取水点外,村口的门前河的河床上挖满了沙塘井,利用河床地势低洼的优势,每天能存少量积水。

  “要随时把这点水取出来,不然一直就是这么多。”村民田茂宏说,水位就那么高,把井底的水取出后,才会有新的水浸出。

  沙塘井几乎每家都有,门前河内已经被沙塘井挤满,最近的两口井相距不超过20公分。

  门前河总长9公里,连接六角冲上游的白泥井水库和下游的西引水库,平时做引水、泄洪、灌溉之用,从前年起,这条河就再没发挥这些用途。“水库都干了,河里怎么会有水?”

  田家祥介绍,整个土桥村委会,除了白泥井水库和西引水库,其他水库也全部干枯,现在村民拉水的兴奋桥水库则属于另一个村委会地界,现在也只剩下死库容了。

  门前河虽然没有了往日之功效,如今却成为村民挖沙塘井的最佳地点。村民介绍,从六角冲村往下的土桥上村和土桥下村的村民也在门前河内挖沙塘井取水,有超过一公里的河段被沙塘井挤满。

  没人取水时,每家的沙塘井全部用枯枝、木板、石头等杂物盖起。村里老人说,这是为了防止其他人偷水。
  田茂宏说,这样的沙塘井一天能出两挑水,只能说补贴家用水,远远无法满足人畜饮水所需。田茂宏家有四口人,并养有四头牛、两头猪和一匹马,他每天都要到7公里外的兴奋桥水库拉水,沙塘井则由71岁的母亲田所吉负责看守、取水。

  据了解,整个土桥村委会的2236人现在都面临六角冲村村民一样的处境,全村委会共有小(二)型水库3件,小坝塘10件,现已完全干涸,占整个大坡乡水库坝塘的总量的8%。现有1100人、320头大牲畜遭受饮水困难问题。

  这么大的用水缺口,只剩死库容的兴奋桥水库显然无法解决。

  土村桥下村62岁的老汉田石青幸运地找到一个适合挖井的地方,“原来是个小凹塘,一直有少量积水,从去年起就干枯了。”他说,这个凹塘就在自家的菜地里,和儿子整整挖了半个月,才挖出水。

  田石青花费3000多元买来了沙灰、水泥、石头,准备把这口井砌起,“一家人肯定够用了。”

  “愚公寻水”

  相比土桥村委会找水的艰辛,宣威孔家村100户村民找水的过程略显悲壮。

  孔家村地处海拔超过2500米的高寒山区,资源性缺水一直困扰着当地的农业生产,从2010年开始,“百年一遇”的大旱让该村100户人家的正常饮水也遇到了困难。

  “村民修了水窖,但是天不下雨,蓄不到水。”村民小组长朱赛莲说,从2010年,这儿的降雨就一直偏少,每年很长时间村民吃水都要靠背水解决,期间虽然也有政府送水,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据了解,宣威市去年全市累计降水量609.5毫米,比2010年偏少245毫米,比历年偏少365毫米,是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最少的年份。对于孔家村这样本就干旱的地方,降雨量较之全市范围更少。

  为找到水源,孔家村村民走遍了周围山上的每一个角落。去年5月份,村民找到了一股泉水,距离村子超过3公里,村民合议,要把这股泉水引到村子里,这样就能省去村民每天背水之苦,保证村民长期的饮水。

  被吃水问题折磨了一年的孔家村村民很快就实施行动,他们决心拉一条超过3公里的管道,修村民自主参与的饮水工程。

  由于没有专业人士的帮助,整个工程一直都在摸石头过河,选择路线、挖渠、埋管等都是村民自己判断。村民孔德敏事后分析,主要是求水心切,“马抓包子,就这么干了。”

  孔家村的饮水工程进行两个月后被叫停。经专家测定,这一水源点无法保证孔家村长期生活用水,并且从两地的高差计算,能否把水顺利引到孔家村都成问题。

  村民很长时间才接受这一鉴定,“全村人挖了两个多月,还请了挖机和装载机,连水管都已经埋下去了。”朱赛莲说,这次失败的引水除了人力外,共花费5万元,全是村民自己凑集的。

  从结果看,村民的引水设想是幼稚的,诸多基本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就着急开工。这次引水失败让很多村民甚是丧气,不过从后来的情况看,至少此次尝试给他们提供一个思路。

  从去年下半年起,村民除了背水解决人畜饮水外,其他时间基本上都用来寻找水源,“找到合适水源,引水进村。”朱赛莲说,渴久了的村民还是希望能够找到一劳永逸的途径解决用水问题。

  “我们先后总共找了11个水源点。”朱赛莲说,每一个水源点都先后被专家否定,直到现在这一个,期间很多其他村的村民甚至把孔家村试图引水入村看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这更像一个“愚公寻水”的故事。

  孔家村村民花了一年时间,终于在5公里外找到了一个水源点,有两股泉水,经专家测定后,认为把两股泉水汇集一起,符合引水入村的条件。

  由于该水源点所在地属于其他乡地界,多方经过三天的协商后,终以孔家村所在格宜镇给予对方相应补偿谈妥。

  孔家村村民又要重复去年的工程,只是这次工程量更大。

  “整个工程下来要40万左右。”朱赛莲说,工程款主要靠村民自筹,很多外出打工、经商的村民都愿意捐钱,人力则由村民自己解决。村民孔德敏个人已经出资超过5万元:“看着70多岁的老年人要跑几公里背水,作为乡亲实不忍心。”

  为了节约成本,村民把去年埋在地下的皮管又挖了出来,铺在新挖的沟渠内。

  从村子到铺设水管的山上,本没有路,村民近一个月已经踩出了一条土路,途中有多个陡坡,连拉运皮管的牛车都要走走停停好几次。

  沙灰、水泥等物资则只能用牛车运到路口,由村民自己用背筐搬运。由于村民中青壮劳力部分外出打工,剩余的需要做挖渠等重体力活,背运物资的任务就由村里的妇女老人完成,一天不停每人能背四次。

  “还要半个月就结束了。”朱赛莲说,村民已经干了一个多月,为了赶时间,很多人中午不回家吃饭,由村里统一送饭。

  据宣威市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全市大面积的旱情将会在20天之后显现,特别是山区旱区人畜饮水问题。对于孔家村村民来说,如果一切顺利,他们那时将不需背水就能喝到5公里外的山泉,这应该是“愚公寻水”故事的最好结局。

  大旱催生的应急储蓄工程

  持续干旱不仅影响偏远旱区居民的生活,连城镇居民也不能幸免。针对干旱,早在去年曲靖就制定了2011年9月至2012年6月的城镇供水方案,对城镇分片区定时、限量供水,限制直至停止高耗水行业用水。

  在师宗县,由于去年全年降雨不足往年的40%,除了偏远旱区需要拉水送水外,城区居民用水也面临巨大考验。

  师宗县城主要用水来自城郊的东风水库。东风水库内的水经水渠进入大堵水库,经自来水厂处理后供县城居民、工业使用。现在,东风水库储水700万方,但由于只能从水库的中涵引水至大堵水库,实际可供城区用水仅240万方,减去引水过程中的渗漏、蒸发等损失,实际供水将不足120万方。考虑到城区至5月下旬雨季来临之前的用水总量,如果不改变目前的引水状况,到时师宗县城缺水人口将达到8万人。

  水务部门介绍,东风水库作为县城的供水水源点,一直存在问题,只是在普通年份,问题被掩盖了,经过连续三年干旱,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问题的时候。

  东风水库由南干渠调水至大堵水库,渠长19.5公里,由于输水干渠老化、开裂,渗漏、塌陷现象十分突出,每年从东风水库流出的625万方水实际进入大堵水库的仅有300万方,损失超过一半。另外该干渠为明渠,沿途污染严重。

  水务部门提出,将明渠改为封闭管道引水,每年将节约325万方水,相当于新建三个小型水库,就眼前看,能够解决师宗县城今年的城区用水困难。

  据了解,该项目去年年初已经上报,在年前才作为抗旱应急储蓄工程下批。

  从时间上看,正是连续干旱加快了东风水库抗旱应急储蓄工程的开工。据了解,针对持续干旱,云南将在已安排2.32亿元抗旱资金的基础上,再安排5亿元抗旱增蓄保人饮资金。其中,3亿元用于实施增蓄应急项目。目前121个抗旱应急储蓄项目已经上马,涉及今年夏伏旱突出的9个州(市)54个县(市)区的28座城市、87个乡镇约665.1万人,计划增蓄水量2.22亿立方米。东风水库项目便是其中之一。

  曲靖市共有27件省级立项支持的抗旱应急增蓄重点项目,目前已全部开工建设,其中3件已基本竣工通水,预计今年3月31日前可全部实现通水。

  据了解,27件抗旱应急增蓄重点项目总投资2.3亿元,这些项目建成后,将重点用于保障曲靖中心城区、各县县城、各乡镇供水。其中的西河水库节水增蓄工程、马鸣乡集镇供水工程、月望乡集镇供水工程已基本竣工通水。预计3月31日前,全部抗旱应急增蓄重点项目将竣工通水。

  按照工期,东风水库抗旱应急储蓄工程也将于3月31号完工,管线总长缩短为11.44公里。新的引水管道除了解决师宗县城今年的用水问题,还大大增加城区以后的抗旱能力。

  寻找地下水

  师宗雄壁镇,上鸭子塘水库已完全干涸,挖机正清理淤泥,水库计划扩容200万方。对于附近居民来说,扩容是以后的事,现在他们面临着无水可用的境地。

  雄壁镇煤矿丰富,由于开矿造成常年缺水,连旱更让雄壁镇成为师宗最旱地区之一。为解决上鸭子塘饮水问题,国土资源部门已在这里选了处打井取水的地点。

  这是省国土资源厅为应付大旱而进行的地下找水突击行动的一部分。有消息称,国土资源部工作组近日来云南指导抗旱工作,并表示支持云南寻找地下水应对旱情。为确保地下找水顺利推进,曲靖国土资源局紧急成立抗旱救灾地下找水突击行动指挥部,开展地下找水工作。目前,由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昆明勘察设计研究院承钻的第一批分布在沾益、师宗、罗平、陆良的8口井已全面开钻,最大设计井深300米,最小150米。

  师宗共争取到应急项目井9口,投资110万,省级财政补助100万。考虑到雄壁镇缺水干旱的情况,全县有3口抗旱应急项目井打在了该镇,并全部动工。上鸭子塘计划钻井160米,现已开工70多天,预计还要10天钻井完工,下一步将设渠引水。

  在沾益大坡乡土桥村委会六角冲村小组,村口的井已钻了一个月。工作人员介绍,井已按计划钻了200米深,出水情况不理想,预计要钻到300米才能保证周围四个村小组的生活用水。这口井就在田春勇取水那口古井的旁边,他和全村人已经听了一个月的钻井机器的轰鸣声,他们希望这口井能尽快出水,结束找水的生活,让生活回到从前。

  干旱带来的影响除了人畜饮水外,今年的大春收成如何也将影响田春勇及其他村民的未来生活。村主任田家祥说,现在村里另一口深井正在施工,已经挖了50多米,出水状况良好。“这口井在鲍家大地,周围有1500亩样板田。”他透露,就是为了保证这1500样板田的收成,专门在此处选址打井,“水渠09年已经建好,闲置了3年了。”

  宣威市格宜镇龙山村委会已经开始组织村民覆膜保墒,希望能减少田里水分的蒸发,“这是前两年总结出的经验。”村民说,通过提前覆膜,即使在5月份之前不下雨,也能保证一定的收成。

  据了解,由于连年的干旱,曲靖很多地区都主动调整了农业种植结构和种植方法。

  记者从国家防总获悉,当前全国旱情较常年同期偏轻,但云南等地的旱情较为严重。

  在云南,部分地区连续三年发生严重干旱。截至2月15日的气象干旱监测显示,全省90%的监测站出现干旱,重度以上干旱占到全省总站数的55%。在东北、华北和西北地区,虽然底墒较差,但因冬小麦未返青,春耕春播尚未开始,没有出现大面积旱象。

  据国家防总办公室统计,截至15日,全国耕地受旱面积1801万亩(多年同期平均值1.73亿亩),其中作物受旱面积1084万亩,待播耕地缺水缺墒面积717万亩,主要分布在甘肃、河北、云南等省;有313万人(云南144万人)、253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多年同期平均值803万人、541万头),主要分布在云南、内蒙古等省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联系人:陈先生  QQ:1439623736

GMT+8, 2017-8-21 08:48 , Processed in 0.785189 second(s), 24 queries .

smart公益网站

© 2001-2011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