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 ngo 首页 知识普及 组织治理 查看内容

美国公益启示录:寻找中国公益组织突围的钥匙

2012-5-17 15: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09| 评论: 0

摘要:   10月1日-13日,由老牛基金会资助,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发起主办了“中美传媒·慈善领袖访问交流”项目。在十多天访问交流期间,代表团先后抵达美国纽约、旧金山和夏威夷,依次走访了洛克菲勒慈善咨询机 ...
分享到:

  10月1日-13日,由老牛基金会资助,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发起主办了“中美传媒·慈善领袖访问交流”项目。在十多天访问交流期间,代表团先后抵达美国纽约、旧金山和夏威夷,依次走访了洛克菲勒慈善咨询机构、美中关系委员会、华尔街日报、克林顿基金会、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福特基金会、半边天基金会、伯克利大学、谷歌公司、脸谱网、斯科尔基金会、亚洲基金会、赠与亚洲、商务社会责任机构、夏威夷东西方中心、Manoa遗产中心、夏威夷社区基金会。
  从本期起,《公益时报》将陆续推出由访问团成员根据此次访问所写的文章,告诉读者此番去美国考察的所观所感,以给中国公益领域的从业者,及关注中国公益领域发展的人员以启示。


  “郭美美”、“卢美美”、“尚德诈捐门”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让中国公众对慈善事业的热情降至冰点,公益组织获得的捐款额甚至一度减少九成。一直在业内有较强公信力的中国扶贫基金会也对外宣称,受“郭美美”影响,筹款目标仅完成一半。国内公益组织公信力缺失,面临空前发展困境。

  为探讨“郭美美”等事件发生的根源,找到中国公益组织可持续发展之路,在本次赴美之前,我曾主持一场专家座谈会。座谈会结束后,我不无失望地发现,专家们将目前公益组织所面临困境的矛头都指向“体制问题”--显然,这里没有可行的解决方案。

  10月1日-13日,跟随“中美传媒·慈善领袖访问交流”项目代表团赴美参观访问期间,我一直在思索:恰逢中国公益领域“多事之秋”之时,此番去美国到底应该向美国公益组织学什么?能在美国这个公益慈善文化已经高度发达的国家,寻找到打开中国公益组织发展困境之锁的钥匙吗?

  我就像一位公益信徒,怀着虔诚的心去问道于美国,希望为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和公益组织的成长,找到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爱江山更爱公益”的美国人

  在美访问期间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美国人“爱江山更爱公益”.从总统到华尔街精英、商界大佬,无论这些人人生的上半场在政界商界有多辉煌精彩,人生的下半场却在公益领域里发光发热,似乎唯有公益才是其最终安放灵魂之处。我这样说是有依据的。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位期间,就已在谋划成立克林顿基金会,而且像克林顿这样在位期间就谋划成立基金会的美国总统不止一位。现任中美关系委员会的主席,竟然是雷曼兄弟亚太区的原总裁。曾在美国商业领域呼风唤雨的牛人,现在到美国公益组织去任职的有很多。比尔盖茨将自己的余生和财富都投入到盖茨基金会中去的“散财”故事,相信中国人都已经耳熟能详。

  在克林顿基金会访问时,我终于忍不住向基金会工作人员吐出心中疑问:美国政界和商界精英纷纷投身公益,是不是与美国这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念有关?对方给出的答案正如我所料想,也与我的忘年交朱传榘先生当年所给出的答案一样。

  答案是,当然是的。而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念就是公益。当年,世界第一台计算机发明人之一,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美国的朱传榘先生,曾在人民大会堂掷地有声地告诉来宾:美国之所以强大不是因为美国的民主,美国的高科技,更不是因为美国的军事,而是因为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念,公益。

  捐钱人是道德高尚的人

  因为美国核心价值观念是公益,所以无论是在美国公益组织工作,还是去捐钱、捐时间做公益的人,都能够得到美国社会的认可和尊重。只要当下行善,即使有钱人那原始财富积累阶段有多少不堪过往,于美国公众而言那真的是不会去在意的浮云。

  2010年,美国捐款人的慈善捐赠总额已高达2908.9亿美元。访问伯克利大学时一位华人教授告诉我,在美国,捐钱的人是道德高尚的人。

  捐钱的人是道德高尚的人--这种表述让我眼前一亮。在目前中国环境中,正是需要提倡这样一种观点的时候:捐钱做公益的人是需要尊重的道德高尚的人。只有全社会都形成这样一种价值观,中国富人在捐赠时就不用背负巨大舆论压力,受到“动机论”及“财富原罪”的拷问。

  无论是曹德旺和陈发树的股捐、牛根生的“裸捐”、陈光标的“直捐”,以及以“在台上举牌”的形式给公益机构捐钱的企业家们,无论其捐赠方式有多少可探讨之处,只要为公益捐出的是真金白银,首先需要的是给予捐钱人一种认可和尊重,而不是在各种拷问和质疑声中,让富人们都收回宝贵的公益心,不敢再捐钱行善。2010年中国慈善捐赠总量虽达700亿元,但与美国相比依然差距悬殊。

  其实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任何企业、基金会,无论其捐赠或筹集的款项有多巨额,其资金总量仍是微不足道的。在中国,仅中国**公益金一项,累计发行金额就已超过2000亿元,更不用说中国政府那数万万亿元计的庞大的税收收入了。

  所以,人们捐赠金额的多少固然是衡量一个国家公益发展程度的指标之一,其实,在全社会中形成一种尊重做公益的人的价值观念更重要。

  主观为自己,结果为政府

  公益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三重动力之一。第一重动力是政府的自主改良,西方国家大都通过政府自主改良来实现社会进步。第二重动力是社会批评,包括来自媒体、其他党派力量的批评。

  在美国这样一个核心价值观念是公益的国家里,公益组织又是在怎样发挥第三重动力的作用?1860年,曾在美国生活了半年的法国学者托克威尔,在其经典着作《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就已指出,美国的活力在于第三部门。我早就惊讶于书中的描述,也希望自己能亲自见识一下美国公益组织的力量。

  拥有3亿多人口的美国,目前仅基金会的数量就超过7万家。美国的基金会非常强调独立性,保持与企业、尤其是与政府的距离,以更好地发挥第三部门弥补政府和市场失灵时的作用。美国的政府也只是在很低限度上通过立法对其进行监管。

  致力于美中两国人民相互了解的美中关系委员会,这家在我们访问之前认为很具有美国“官方色彩”的公益组织,也只有20%的资金是来自美国政府,以保证其立场的公正客观,不被政府所左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联系人:陈先生  QQ:1439623736

GMT+8, 2017-12-16 19:09 , Processed in 0.946293 second(s), 24 queries .

smart公益网站

© 2001-2011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