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 ngo 首页 知识普及 法律法规 查看内容

NGO提起公益诉讼为何这般难?

2012-5-17 15:2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45| 评论: 0

摘要: 9月20日,环保民间组织自然之友、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就云南曲靖铬渣污染事件向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因铬渣污染造成环境损失1000万元人民币。   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接收了自然之友 ...
分享到:
        9月20日,环保民间组织自然之友、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就云南曲靖铬渣污染事件向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因铬渣污染造成环境损失1000万元人民币。


  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接收了自然之友提交的材料,并表示将依据法律规定,在7日内给出是否受理的答复。


  9月27日,自然之友公众参与项目负责人杨洋致电曲靖市中院,曲靖市中院答复,已经将诉讼材料提交至云南省高院,现在需要等待云南省高院的批复。


  杨洋随后致电云南省高院,高院表示,已经接到诉讼材料,将于近期给予答复。


  诉讼有意不涉及私益


  这一诉状将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云南省陆良和平科技有限公司列为被告,将曲靖市环保局列为第三人。


  自然之友、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在诉状中提出了6项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即停止对环境造成侵害的违法堆存铬渣的行为;判令被告立即消除危险,即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彻底消除其已倾倒和堆存铬渣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危害;其采取的消除污染损害措施,应当委托第三方机构依法评估,向社会公开相关信息,并接受原告及第三人的监督;判令被告赔偿损失,即赔偿因铬渣污染造成的环境损失;这一赔偿款应付至第三人专门设立的铬渣污染环境生态恢复专项公益金账户,在原告等环保民间组织、法院和第三人的共同监管下,用于治理和恢复被告所损害的生态环境。


  环保民间组织认为,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对于云南铬渣污染的处罚,仅仅通过行政和刑事两种手段,还不足以惩戒肇事企业。由环保民间组织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因污染带来的数额较大生态损失,能够有力地督促企业改正自己的环境行为。


  因此,在诉讼请求中,环保民间组织只提出对铬渣造成的生态资源的损失进行赔偿的请求,并没有提出基于人身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


  公益诉讼面临诸多困难


  9月21日上午10点左右,受环保民间组织委托代理铬污染诉讼的曾祥斌等3名律师,在陆良县和平化工公司附近进行取证过程中,被其保卫科人员堵截,摄像机、照相机被扣。在当地警方干预下,保卫人员归还取证器材,3名律师才得以安全返回昆明。


  “这种对环保民间组织取证或律师取证的排斥是很不明智的。”云南铬渣污染公益诉讼团成员、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娟认为,民间团体参与并推动环境公益诉讼是好事。


  “公益诉讼是直接帮政府,间接帮百姓的,但最终是为了公众,为了大家共同的环境利益。”云南铬渣污染公益诉讼团成员、北京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夏军认为,政府应该转变社会治理理念,引入公益诉讼,帮助政府加强环境监管。


  “云南铬渣污染公益诉讼团低估了调查评估的难度。”一位资深的环境风险及损害评估专家指出,界定直接产生的生态资源损失和间接产生污染修复费用和应急处置费用的金额,需要一系列科学的鉴定来支撑,包括监测费用、行政执行成本都应该含在评估鉴定费用中,环保民间组织可能需要垫付一笔数额较大的鉴定费用,而且最后评估鉴定出的生态赔偿金额也可能远远超过诉讼提出的1000万元。


  对于诉讼赔偿请求数额过低的问题,云南铬渣污染公益诉讼团表示,赔偿1000万元诉讼请求是充分考虑地方法院接受程度而确定的,在权威机构科学评估后,他们将在法院立案以后申请变更。


  虽然遇到很多阻碍和困难,参与这场环境公益诉讼的律师和环保志愿者认为,这是一个尝试,不管走到哪一步,都能为之后开展的环境公益诉讼提供借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联系人:陈先生  QQ:1439623736

GMT+8, 2017-10-20 20:21 , Processed in 1.699289 second(s), 24 queries .

smart公益网站

© 2001-2011

回顶部